15-7-2016

 

 

 

 

 


路十八18-23
18有一個官問耶穌說:「良善的夫子,我該做甚麼事才可以承受永生?」19耶穌對他說:「你為甚麼稱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沒有良善的。20誡命你是曉得的:『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當孝敬父母。』」21那人說:「這一切我從小都遵守了。」22耶穌聽見了,就說:「你還缺少一件:要變賣你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23他聽見這話,就甚憂愁,因為他很富足。

 

 

富足的官問耶穌關於永生之道。

 

 

1. 「官」(18節) — 可以指猶太或羅馬的官。
2. 「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沒有良善的」(19節) — 耶穌不是說祂不是良善的,乃是暗示人不可靠自己得到永生。



1. 富足的官以為怎樣便可以有永生?
2. 耶穌指出的永生之道如何才能達到?




   


   

 

  富足的官還沒有擁有「我信神是我的產業」的信念。
  他有的是甚麼信念?他相信律法,相信行為,以為這便是永生的條件,但他始終不相信耶穌,最低限度他認為耶穌不及錢財可靠,天上的財寶不及地上的財富實際。
  富足的官被財富捆綁了,他絕不自由,財富恰似主人般命他不許變賣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在財富面前,他是多麼惟命是從,他聽從了財富,便聽不進耶穌的話。
  耶穌曾說:「一個僕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路十六13),在很多人心中,財富的地位是多麼崇高,那是與神同級的地位,都是人的主人,所以很多人都想既事奉神,又事奉瑪門。富足的官何嘗不是具有同樣心態,既想擁有永生,又想擁有財富。
  神不會容許人「一腳踏兩船」,因為祂不能接受在人的心中,有另一樣東西與祂同等,更莫要說財富比祂更重要了。神可以讓人富足,但祂期望人能夠以祂為富足。
 「我信神是我的產業」的意思是,我們願意只事奉神而不事奉瑪門。

 

 

 財富是我的主人嗎?我會對它惟命是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