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2017

 

 

 


耶二十7-18
7耶和華啊,你曾勸導我,我也聽了你的勸導。你比我有力量,且勝了我。我終日成為笑話,人人都戲弄我。8我每逢講論的時候,就發出哀聲,我喊叫說:有強暴和毀滅!因為耶和華的話終日成了我的凌辱、譏剌。9我若說:我不再提耶和華,也不再奉祂的名講論,我便心裡覺得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10我聽見了許多人的讒謗,四圍都是驚嚇;就是我知己的朋友也都窺探我,願我跌倒,說:告他吧,我們也要告他!或者他被引誘,我們就能勝他,在他身上報仇。11然而,耶和華與我同在,好像甚可怕的勇士。因此,逼迫我的必都絆跌,不能得勝;他們必大大蒙羞,就是受永不忘記的羞辱,因為他們行事沒有智慧。12試驗義人、察看人肺俯心腸的萬軍之耶和華啊,求你容我見你在他們身上報仇,因我將我的案件向你稟明了。13你們要向耶和華唱歌;讚美耶和華!因祂救了窮人的性命脫離惡人的手。14願我生的那日受咒詛;願我母親產我的那日不蒙福!15給我父親報信說「你得了兒子」,使我父親甚歡喜的,願那人受咒詛。16願那人像耶和華所傾覆而不後悔的城邑;願他早晨聽見哀聲,晌午聽見吶喊;17因他在我末出胎的時候不殺我,使我母親成了我的墳墓,胎就時常重大。18我為何出胎見勞碌受苦,使我的年日因羞愧消滅呢?

 

耶利米如何表達他內心的痛苦?他對神的呼召有何想法?

 

順服

「我們最好能區別我們的感情生活和意志;不再活在情緒或感性裡,而將生命的大廈建立在順服的意志上。」
邁爾



   


   

 

  耶利米一生受苦,在苦極的日子中,他須要尋找一切苦難的源頭,是誰將苦難那樣無情地加在他身上?不是猶大的君主,不是猶大的百姓,他們都沒有資格成為苦難的源頭,那剩下來的,就只有神自己了。神是先知一切苦難的原因!
  唯有找到苦難的根,先知的痛苦才可以抒緩。耶利米憤激於神「引誘」他、「欺騙」他(和合本譯作「勸導」)使他成為先知,受盡諸般的凌辱恥笑。面對那位大有力量的神,先知悲傷於自己無力勝過神的力量,以致任由神擺弄。耶利米此等怨瀆神的話,並非完全一面倒的,在他埋怨之後,他仍可以看到自己是不能不傳講神的信息。因為若他不再奉神的名講論,他心裡便似有火燒,不能自禁。也許這就是先知的悲劇性 — 因傳講神的話而遭譏剌,但又自覺不能不講。
  耶利米就是這樣充滿內心矛盾的人物,不論他如何禱求神為他申冤,或咒詛自己的生日,都不能解開他心底的矛盾。可能生命內涵的真情,是通過最真實的矛盾表現出來的。


 我能否很真實的面對自己內心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