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2-2017

 

 

 

 


傳二18-26
18我恨惡一切的勞碌,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的勞碌,因為我得來的必留給我以後的人。19那人是智慧是愚昧,誰能知道?他竟要管理我勞碌所得的,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用智慧所得的。這也是虛空。20故此,我轉想我在日光之下所勞碌的一切工作,心便絕望。21因為有人用智慧、知識、靈巧所勞碌得來的,卻要留給未曾勞碌的人為分。這也是虛空,也是大患。22人在日光之下勞碌累心,在他一切的勞碌上得著甚麼呢?23因為他日日憂慮,他的勞苦成為愁煩,連夜間心也不安。這也是虛空。24人莫強如吃喝,且在勞碌上享福,我看這也是出於神的手。25論到吃用、享福,誰能勝過我呢?26神喜悅誰,就給誰智慧、知識,和喜樂;惟有罪人,神使他勞苦,叫他將所收聚的、所堆積的歸給神所喜悅的人。這也是虛空,也是捕風。



傳道者思想到生命若只是勞碌追尋所得的物質,都是虛空,反導致無窮憂愁。


1.「享福」(24節)— 得滿足的意思。
2.「誰能勝過我呢?」(25節)— 含有「有誰能得著呢?」的意思。


1. 世人為了甚麼而勞碌?
2. 傳道者為甚麼認為勞碌都是虛空?
3. 真正的福樂是甚麼?


   


   

 

  「工作」是現代人極大的重擔勞苦,很多人並不能享受工作,因為他們所抱持的工作態度,已失去了它本有的神聖與意義。商人視工作為賺取更多金錢的機會,工人則視工作為晉升、致富的門徑,所以人們便夜以繼日的工作,工作成了他們的元帥。
  傳道者體驗到這種痛苦,他發現人在世上竟是每天勞碌累心地工作,甚至晚間也無法安睡。雖然如此,人若能在工作中享受勞碌後的成果,也會在所不計的。可惜傳道者感到痛苦的是他體會到人根本無法分嘗這些成果,相反地那些沒有經過勞苦的,卻坐享其成,這是何等的悲哀。
  當工作、事業變成了人的元帥,人就會在勞碌累心中生活,這是悲哀的事。但當人能想到神是我們的元帥,一切的福樂都是神所賜的,人就能從勞碌痛苦中釋放出來,去享受神所賜我們的工作、智慧和福樂。

 

 工作給我甚麼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