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2018

 

 

 

 


創四十一9-24
9那時酒政對法老說:「我今日想起我的罪來。10從前法老惱怒臣僕,把我和膳長下在護衛長府內的監裡。11我們二人同夜各作一夢,各夢都有講解。12在那裡同著我們有一個希伯來的少年人,是護衛長的僕人,我們告訴他,他就把我們的夢圓解,是按著各人的夢圓解的。13後來正如他給我們圓解的成就了:我官復原職,膳長被掛起來了。」14法老遂即差人去召約瑟,他們便急忙帶他出監,他就剃頭,刮臉,換衣裳,進到法老面前。15法老對約瑟說:「我作了一夢,沒有人能解;我聽見人說,你聽了夢就能解。」16約瑟回答法老說:「這不在乎我,神必將平安的話回答法老。」17法老對約瑟說:「我夢見我站在河邊,18有七隻母牛從河裡上來,又肥壯又美好,在蘆荻中吃草。19隨後又有七隻母牛上來,又軟弱又醜陋又乾瘦,在埃及遍地,我沒有見過這樣不好的。20這又乾瘦又醜陋的母牛吃盡了那以先的七隻肥母牛,21吃了以後卻看不出是吃了,那醜陋的樣子仍舊和先前一樣。我就醒了。22我又夢見一棵麥子,長了七個穗子,又飽滿又佳美,23隨後又長了七個穗子,枯槁細弱,被東風吹焦了。24這些細弱的穗子吞了那七個佳美的穗子。我將這夢告訴了術士,卻沒有人能給我解說。」

 

約瑟如何迎上這解夢的挑戰?


神的智權
「在神裡面,無限的智慧和無際的權能連在一起,這就使祂絕對配受我們最完全的信靠。」
巴刻



   


   

 

  能有幸離開長久不見天日的監獄,且有進見法老的機會,對一個受冤的囚犯來說是極重要的。然而,約瑟並沒有隨勢高抬自己,為自己伸冤,相反他明明的高舉神,可見他的心一直在仰望神。能在每一個機會裡先認定是神的恩典,就能先將主權、榮耀歸給神,讓神掌管整個時機了。
  約瑟作為一個受夢者與解夢者,他深信只有那藉著夢對人說話的神,才知道夢的意思。「這不在乎我」,他謙卑地將一切的能力指向他所信靠的神。心胸狹隘、眼光短視的人,才會看凡事在乎自己,而看不見神的角色。然而約瑟的生命充滿神,他認識自己的有限,卻因著神能有寬宏的襟懷,看到超乎自己能力與限制的事情。
  當我們內在的生命充滿神,口舌就一定會提到祂,行動也一定表明祂。真正看到「這不在乎我」的人,才會說一切的權能力量不是自己的,且能寬瞻及神的計劃與恩典,這正是一項讓神作工與得勝的重要因素。這就像基督曾說:「我憑自己不能作甚麼……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來者的意思。」(約五30)

 在我的思想言行中,常有流露神的大能與恩典,使人認識凡我所有的好處都是從神而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