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1-2018

 

 

 

 


創四十三16-25
16約瑟見便雅憫和他們同來,就對家宰說:「將這些人領到屋裡。要宰殺牲畜,預備筵席,因為晌午這些人同我吃飯。」17家宰就遵著約瑟的命去行,領他們進約瑟的屋裡。18他們因為被領到約瑟的屋裡,就害怕,說:「領我們到這裡來,必是因為頭次歸還在我們口袋裡的銀子,找我們的錯縫,下手害我們,強取我們為奴僕,搶奪我們的驢。」19他們就挨近約瑟的家宰,在屋門口和他說話,20說:「我主啊,我們頭次下來實在是要糴糧。21後來到了住宿的地方,我們打開口袋,不料,各人的銀子,分量足數,仍在各人的口袋內,現在我們手裡又帶回來了。22另外又帶下銀子來糴糧。不知道先前誰把銀子放在我們的口袋裡。」23家宰說:「你們可以放心,不要害怕,是你們的神和你們父親的神賜給你們財寶在你們的口袋裡;你們的銀子,我早已收了。」他就把西緬帶出來,交給他們。24家宰就領他們進約瑟的屋裡,給他們水洗腳,又給他們草料餵驢。25他們就豫備那禮物,等候約瑟晌午來,因為他們聽見要在那裡吃飯。

 

約瑟與他的兄弟們,各懷怎樣的心情來迎接這第二度的會晤?


信仰
「我們的信仰並不保證我們不犯上人性上的錯誤,這只是神憐憫人性軟弱的保證而已。」
Joseph Fitzgerald



   


   

 

  相信約瑟一定是渴望著再與家人的相見。他極之急切想見至愛的弟弟便雅憫。所以當他一聽見哥哥們再度來臨時,就懷著歡悅的心情,立即吩咐僕人為他們預備筵席。他更囑咐僕人以禮厚待他們:給他們水洗腳,給他們草料餧驢,再者又安排釋放西緬、拭去他們對上次糴糧之錢的疑惑……。這一連串的行動乃出於一顆慈愛、寬恕的心,相信若約瑟沒有這一顆心,恐怕整個以色列的民族歷史都要改寫了。就因著一顆期待復和關係的心,約瑟安排了每一個行動,當兄長們在其中有積極的反應時,他都會感到興奮與欣悅。
  至於兄長們,卻有截然不同的心境,因約瑟每一個的部署,都使他們感到忐忑不安。一個接一個奇妙的行動,本應該使人有欣悅的反應,可是良心的責備,使他們不能肯定自己的處境,也許他們內裡堆積了太多隱藏的罪,仍未徹底處理,所以內心常不斷起控訴與擾亂。他們雖有想起自己的罪,但卻仍未有正面處理,向神求寬恕呢!

 試反省有那些未及處理的罪正在控訴自己,以致自己常忐忑不安呢?我應怎樣正面處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