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8

 

 

 

 


傳二1-11
1我心裡說:「來吧,我以喜樂試試你,你好享福!」誰知,這也是虛空。2我指嬉笑說:「這是狂妄。」論喜樂說:「有何功效呢?」3我心裡察究,如何用酒使我肉體舒暢,我心卻仍以智慧引導我;又如何持住愚昧,等我看明世人,在天下一生當行何事為美。4我為自己動大工程,建造房屋,栽種葡萄園。5修造園囿,在其中栽種各樣果木樹;6挖造水池,用以澆灌嫩小的樹木。7我買了僕婢,也有生在家中的僕婢;又有許多牛群羊群,勝過以前在耶路撒冷眾人所有的。8我又為自己積蓄金銀和君王的財寶,並各省的財寶;又得唱歌的男女和世人所喜愛的物,並許多的妃嬪。9這樣,我就日見昌盛,勝過以前在耶路撒冷的眾人。我的智慧仍然存留。10凡我眼所求的,我沒有留下不給它的;我心所樂的,我沒有禁止不享受的;因我的心為我一切所勞碌的快樂,這就是我從勞碌中所得的分。11後來,我察看我手所經營的一切事和我勞碌所成的功。誰知都是虛空,都是捕風;在日光之下毫無益處。

傳道者在思想探討人生,覺得享樂並非真正的人生意義,而人一生的勞碌,其實也不過是虛空、捕風。

1.「世人所喜愛的物」(8節) — 可能指妃嬪或其他寶物。
2.「虛空」、「捕風」(11節) — 意指缺乏真正的意義。

 

1. 傳道者所追求的是甚麼東西?
2. 這些東西有沒有永恆的意義?
3. 房屋、園囿、僕婢、財寶……,能夠保護人嗎?


   


   

 

  假若在我們的信念中,神不是我們的保護者,又或者,我們根本就信不過神的保護,那還有甚麼可以保護我們?
  傳道者慨嘆他手所經營的一切事和勞碌所成的功,都是虛空捕風,在這了悟之前,他卻不斷經營勞碌,為自己動大工程,建造房屋,栽種葡萄園,修造園囿……繁榮顯赫,盛極一時。
  人為甚麼要勞碌經營?除了可以炫耀自己之外,最低限度,有了它們的保護,可以使人有安全感, — 房屋、園囿、僕婢、財寶等都是實質的東西,人便感到安全。
  試想多少人一生為一所數百平方呎的房子勞碌,以供樓作為人生的重要任務;又試想多少人需要依賴僕婢,才能安心出外勞碌;再試想財寶對人的吸引力,多少人淪為金錢的奴隸,仍沾沾自喜,自鳴得意。
  無疑,房屋、園囿、僕婢、財寶,都能給人一定的安全感,讓我們的生活有保障。但如果有朝一日,這些東西都失去了,我們還可以在那裡找到保護呢?

 我的一生是否只為房屋、園囿、僕婢、財寶而勞碌?我是為了甚麼追求這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