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2018

 

 

 

 


雅二1-7
1我的弟兄們,你們信奉我們榮耀的主耶穌基督,便不可按著外貌待人。2若有一個人帶著金戒指,穿著華美衣服,進你們的會堂去;又有一個窮人穿著骯髒衣服也進去;3你們就重看那穿華美衣服的人,說:「請坐在這好位上」;又對那窮人說:「你站在那裡」,或「坐在我腳凳下邊。」4這豈不是你們偏心待人,用惡意斷定人嗎?5我親愛的弟兄們,請聽,神豈不是揀選了世上的貧窮人,叫他們在信上富足,並承受他所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國嗎?6你們反倒羞辱貧窮人。那富足人豈不是欺壓你們,拉你們到公堂去嗎?7他們不是褻瀆你們所敬奉(所敬奉:或譯被稱)的尊名嗎?

從經文中可以見到當時的信徒,有重富輕貧之舉,而重富輕貧就等於跟逼迫教會者無異(6節)。

1.「會堂(2節)— 指信徒聚集的地方。
2.「用惡意斷定人」(4節)— 重富輕貧的人,就像懷著惡意審判人的審判官。
3.「那富人……的尊名嗎?」(6-7節)— 富足人是指那些逼害教會,褻瀆上帝名字的人,所以重富輕貧等於跟他們認同。

1. 在教會中重富輕貧有甚麼不當?
2. 重富輕貧的人是怎樣的?雅各怎樣指責這些人?
3. 富足和安全感有甚麼關係?


   


   

 

  香港人先敬羅衣後敬人,光鮮的衣著遮掩著醜陋的心。一套高級名廠的華服,代表著人的社會地位,又反映人的才幹專業。身穿金戒華服,穿梭於繁榮鬧市,人也覺得自豪,恰似高人一等似的。反過來說,不要說衣衫襤褸,只是穿得樸素整齊,沒半分名廠名牌,行在街上,便會給人視為低下階層,沒有學識,沒有專業,甚至連基本的人性尊嚴也被人輕看踐踏。這是社會的怪現象。
  就是這個社會,使我們失去安全感,有些人只要穿得簡樸一點,便渾身不自在,覺得別人看低自己,其實輕看自己的正是他本人。金戒華服成為人們的保護,它保護人的社會地位,也保護著人的尊嚴。然而,通達人都會明白,名廠名牌的只是那套衣服,而不是穿著它們的人,很多人披著光鮮斯文的衣著,但內裡卻醜陋不堪。
  憑服飾判斷人,自古已然,在會堂裡敬拜神,竟也有貧富之分而產生不平等的待遇。幸好我們相信的神,不是重富輕貧的,無論我們是貧是富,祂都悅納我們對祂敬拜的心。如此,我們又何必一定要靠金戒華服來保護自己的尊嚴呢!我們自有神的保護!

 名廠名牌的服飾,對我有甚麼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