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2018

 

 

 

 


太廿七11-26
11耶穌站在巡撫面前;巡撫問祂說:「你是猶太人的王嗎?」耶穌說:「你說的是。」12祂被祭司長和長老控告的時候,甚麼都不回答。13彼拉多就對祂說:「他們作見證告你這麼多的事,你沒有聽見嗎?」14耶穌仍不回答,連一句話也不說,以致巡撫甚覺希奇。15巡撫有一個常例,每逢這節期,隨眾人所要的釋放一個囚犯給他們。16當時有一個出名的囚犯叫巴拉巴。17眾人聚集的時候,彼拉多就對他們說:「你們要我釋放那一個給你們?是巴拉巴呢?是稱為基督的耶穌呢?」18巡撫原知道他們是因為嫉妒才把他解了來。19正坐堂的時候,他的夫人打發人來說:「這義人的事,你一點不可管,因為我今天在夢中為他受了許多的苦。」20祭司長和長老挑唆眾人,求釋放巴拉巴,除滅耶穌。21巡撫對眾人說:「這兩個人,你們要我釋放那一個給你們呢?」他們說:「巴拉巴。」22彼拉多說:「這樣,那稱為基督的耶穌我怎麼辦祂呢?」他們都說:「把祂釘十字架!」23巡撫說:「為甚麼呢?祂做了甚麼惡事呢?」他們便極力地喊著說:「把祂釘十字架!」24彼拉多見說也無濟於事,反要生亂,就拿水在眾人面前洗手,說:「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吧。」25眾人都回答說:「祂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26於是彼拉多釋放巴拉巴給他們,把耶穌鞭打了,交給人釘十字架。

耶穌被猶大出賣後,先在公會受文士和長老審訊,後交給彼拉多審訊,被彼拉多定罪。

「耶穌站在巡撫面前」(11節) — 猶太人的長老雖有很大的權柄,甚至判人死罪,但羅馬長官仍操最後的生殺大權,故猶太人要釘死耶穌,必須要經過羅馬巡撫的最後裁決。

1. 彼拉多審判耶穌時,處於兩難之間,他有甚麼困難?
2. 彼拉多釋放巴拉巴,判耶穌釘十字架,顯示他是個怎樣的人?
3. 跟群眾認同能帶給我們安全感嗎?


   


   

 

  彼拉多所面對的兩難是:一是釋放巴拉巴,但這樣做就是將耶穌陷於死地,流了義人的血;一是釋放耶穌,但後果卻是得罪群情洶湧的猶太人。彼拉多真苦,若他不用作此抉擇就好了,但他不能不抉擇,而且要即刻決定,不能拖延。
  面對這個兩難的抉擇,彼拉多要考慮的是甚麼呢?是天理?是公義?是利益?是名譽?他判耶穌釘十字架,已經說明他不顧天理公義,我們亦沒有見到這個宣判帶給他有甚麼大利,事實上他是揹負起流義人血的罪名,名譽受損。那他為甚麼還要判耶穌釘十字架?那是因為他害怕,他害怕群眾,跟群眾認同比持相反意見更能有安全感,彼拉多絕不是「鶴立雞群」的人。
  群眾無疑是一個很有效的保護網,作為群眾的一份子是最安全不過的,永不會陷於眾矢之的的境地,跟大眾認同是無數缺乏獨立思考的人的習慣。
  我們的保護或安全感不應來自群眾,而應來自真理,切勿作今世的彼拉多!

 我是不是一個跟隨潮流,要求別人認同,凡事唯唯諾諾,缺乏獨立思考個人主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