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2-2018

 

 

 

 


王下十八19-37
19拉伯沙基說:「你們去告訴希西家說,亞述大王如此說:『你所倚靠的有甚麼可仗賴的呢?20你說有打仗的計謀和能力,我看不過是虛話。你到底倚靠誰才背叛我呢?21看哪,你所倚靠的埃及是那壓傷的葦杖;人若靠這杖,就必刺透他的手。埃及王法老向一切倚靠他的人也是這樣。22你們若對我說:我們倚靠耶和華 — 我們的神,希西家豈不是將神的邱壇和祭壇廢去,且對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當在耶路撒冷這壇前敬拜嗎?23現在你把當頭給我主亞述王,我給你二千匹馬,看你這一面騎馬的人夠不夠。24若不然,怎能打敗我主臣僕中最小的軍長呢?你竟倚靠埃及的戰車馬兵嗎?25現在我上來攻擊毀滅這地,豈沒有耶和華的意思嗎?耶和華吩咐我說:你上去攻擊毀滅這地吧!』」26希勒家的兒子以利亞敬和舍伯那,並約亞,對拉伯沙基說:「求你用亞蘭言語和僕人說話,因為我們懂得;不要用猶大言語和我們說話,達到城上百姓的耳中。」27拉伯沙基說:「我主差遣我來,豈是單對你和你的主說這些話嗎?不也是對這些坐在城上、要與你們一同吃自己糞、喝自己尿的人說嗎?」28於是拉伯沙基站著,用猶大言語大聲喊著說:「你們當聽亞述大王的話!29王如此說:『你們不要被希西家欺哄了;因他不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30也不要聽希西家使你們倚靠耶和華,說耶和華必要拯救我們,這城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31不要聽希西家的話!因亞述王如此說:『你們要與我和好,出來投降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葡萄樹和無花果樹的果子,喝自己井裡的水。32等我來領你們到一個地方與你們本地一樣,就是有五榖和新酒之地,有糧食和葡萄園之地,有橄欖樹和蜂蜜之地,好使你們存活,不至於死。希西家勸導你們,說耶和華必拯救我們;你們不要聽他的話。33列國的神有那一個救他本國脫離亞述王的手呢?34哈馬、亞珥拔的神在那裡呢?西法瓦音、希拿、以瓦的神在那裡呢?他們曾救撒馬利亞脫離我的手嗎?35這些國的神有誰曾救自己的國脫離我的手呢?難道耶和華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嗎?』」36百姓靜默不言,並不回答一句,因為王曾吩咐說:「不要回答他。」37當下,希勒家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和書記舍伯那,並亞薩的兒子史官約亞,都撕裂衣服,來到希西家那裡,將拉伯沙基的話告訴了他。

亞述滅以色列後,即威脅猶大,亞述王圍困耶路撒冷,即遣人去說服猶大人投降。

1.「拉伯沙基」(19節)— 並非人名,是亞述軍官的官銜。
2.「把當頭給我主」(23節)— 或作「與我主打賭」。
3.「亞蘭言語」(26節)— 是當時在外交及商業上所採用的言語,非一般平民百姓曉得。

1. 拉伯沙基的勸降,主要從那幾方面著手?
2. 面對拉伯沙基的勸降,猶大的官員和百姓有甚麼反應?這反映了些甚麼?

   


   

 

  如果沒有神,人的抉擇便毋須考慮神的心意,純以利害關係設想便可以。亞述軍官拉伯沙基的勸降,便處處以利害關係來說服猶大百姓,然而,幸好希西家是一位以神為首的君王,神比一切利害關係更重要,降與不降的抉擇當以神為依歸。
  拉伯沙基的勸降,一方面以勢逼,一方面以引誘,而最終則要動搖猶大百姓對神的信念。在勢逼方面,拉伯沙基指出依靠埃及並不是以與亞述對抗,又說就算贈二千匹馬給猶大,猶大也沒有足夠的馬兵,由此顯出雙方勢力懸殊;跟著在利誘方面,拉伯沙基以神所應許的流奶與蜜之地及所羅門時代安居樂業的景況比喻降服亞述的好處;而在打擊百姓對神的心方面,拉伯沙基一方面指出猶大滅國,其實是耶和華的心意,又借各國的神不能保護其國,說明耶和華也不能保護耶路撒冷。
  亞述大軍壓境,又兼以利害關係勸降,然而猶大官員和百姓仍然信服希西家,只將亞述王的話稟告君王。是降與不降,就要看希西家考慮甚麼因素。

 我的抉擇多從利害關係著想,抑或以神的旨意為依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