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2-2018

 

 

 

 


徒二十17-24
17保羅從米利都打發人往以弗所去,請教會的長老來。18他們來了,保羅就說:「你們知道,自從我到亞細亞的日子以來,在你們中間始終為人如何,19服事主,凡事謙卑,眼中流淚,又因猶太人的謀害,經歷試煉。20你們也知道,凡與你們有益的,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或在眾人面前,或在各人家裡,我都教導你們;21又對猶太人和希臘人證明當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穌基督。22現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原文是心被捆綁),不知道在那裡要遇見甚麼事;23但知道聖靈在各城裡向我指證,說有捆瑣與患難等待我。24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

保羅要到耶路撒冷過五旬節,目的一方面是要將款項交與當地教會,另方面則是要向猶太的基督徒重申其信仰立場。他雖然明知有捆鎖和患難,也毅然前往。

1. 保羅對於神所賜的職事,懷有甚麼態度?
2. 「我信神是我的保護」這個信念跟眼前的捆鎖和患難有甚麼關係?

   


   

 

  保羅所承擔的使命是沉重的,他要向猶太人和希臘人傳福音,然而在這兩批人之間,存在著數不清的紛爭,兩者並不因著都是基督的信徒就和平共處,他們各有自己的文化傳統,在猶太人眼中,希臘人是外邦人,在希臘人眼中,猶太人是化外人,他們對作基督徒有不同的理解,在生活上便存著爭執,是否要守割禮和是否吃不潔淨之物便是其中兩個主要的爭論。
  保羅夾在兩者之間,實在為難,他多次受著逼迫鞭打,其實是因為他兩邊也不討好,但保羅仍靠著神的力量,務要將福音傳開。這次他向以弗所的長老說話, 表明自己要到耶路撒冷去,雖然有捆鎖與患難等著他,但他卻毅然的說:「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他心裡只想著要成就主交給他的職事,將福音傳開。
  不以性命為念,是「我信神是我的保護」的精神。若我們太過計較自己的性命,便會處處為自己性命著想,尋求各種保護,但這反而失去了神的保護。不以自己性命為念,其實是將性命交給神,讓神來保護,這絕非那些缺少信心的人能做得到。

 我的性命是在誰的手裡?在我手中還是在神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