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3-2018

 

 

 

 


詩四十二1-11
1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2 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幾時得朝見神呢?3我晝夜以眼淚當飲食;人不住地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呢?4我從前與眾人同往,用歡呼稱讚的聲音領他們到神的殿裡,大家守節。我追想這些事,我的心極其悲傷。5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祂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祂。6我的神啊,我的心在我裡面憂悶,所以我從約旦地,從黑門嶺,從米薩山記念你。7你的瀑布發聲,深淵就與深淵響應;你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8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9我要對神 — 我的磐石說:你為何忘記我呢?我為何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呢?10我的敵人辱罵我,好像打碎我的骨頭,不住地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呢?11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讚祂。祂是我臉上的光榮(原文是幫助),是我的神。

詩人因戰爭被逐,流亡到黑門山附近米薩之地,當時的聖殿還未遭破壞,因此他極渴望重見聖殿。

1. 詩人當時的心靈狀態如何?
2. 他憂悶的原因何在?
3. 他怎樣處理這樣的心靈?

   


   

 

  人的罪性中,有一種情慾是較易被人忽略的,就是煩悶。這種情慾可以由多方面的情況所引發:有時是在忿怒之後,對一切事物都無精打采;有時是希望受到打擊,失去對生命追求的動力;有時是鬱鬱不得志,終日憂悶。
  詩人被擄的日子,在異族中受盡譏笑、凌辱,最使人痛苦的,就是失去昔日一同敬拜神的歡喜快樂時光,想到這裡,心靈有無限苦悶,「我幾時得朝見神呢?」這一切的打擊使他內心充滿憂悶,這刻煩悶佔據了他的心靈。
  雖然煩悶使人失去生命的動力和盼望的能力,但詩人不容許自己活在這樣的光景,他提醒自己的心要起來仰望神,因為他堅信神是會幫助他的。
弟兄姊妹,人生中實在有太多不如意的事,正在打擊我們的希望、理想和鬥志。煩悶的情慾可以完全佔據我們的心,使我們靈魂的深處也失去生命的動力。千萬不要讓自己終日陷入憂悶之中,要切切仰望神!

 我的生命是否失去了追求成長的動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