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3-2018

 

 

 

 


伯十1-22
1我厭煩我的性命,必由著自己述說我的哀情;因心裡苦惱,我要說話,2對神說:不要定我有罪,要指示我,你為何與我爭辯?3你手所造的,你又欺壓,又藐視,卻光照惡人的計謀。這事你以為美嗎?4你的眼豈是肉眼?你查看豈像人查看嗎?5你的日子豈像人的日子,你的年歲豈像人的年歲,6就追問我的罪孽,尋察我的罪過嗎?7其實,你知道我沒有罪惡,並沒有能救我脫離你手的。8你的手創造我,造就我的四肢百體,你還要毀滅我。9求你記念 — 製造我如摶泥一般,你還要使我歸於塵土嗎?10你不是倒出我來好像奶,使我凝結如同奶餅嗎?11你以皮和肉為衣給我穿上,用骨與筋把我全體聯絡。12你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你也眷顧保全我的心靈。13然而,你待我的這些事早已藏在你心裡;我知道你久有此意。14我若犯罪,你就察看我,並不赦免我的罪孽。15我若行惡,便有了禍;我若為義,也不敢抬頭,正是滿心羞愧,眼見我的苦情。16我若昂首自得,你就追捕我如獅子,又在我身上顯出奇能。17你重立見證攻擊我,向我加增惱怒,如軍兵更換著攻擊我。18你為何使我出母胎呢?不如我當時氣絕,無人得見我;19這樣,就如沒有我一般,一出母胎就被送入墳墓。20-21 我的日子不是甚少嗎?求你停手寬容我,叫我在往而不返之先 — 就是往黑暗和死蔭之地以先 — 可以稍得暢快。22那地甚是幽暗,是死蔭混沌之地;那裡的光好像幽暗。

約伯為自己生命的遭遇而哀傷嘆惜。

 

「重立見證」(17節)— 意即用新的見證。有人把「見證」解釋為加在約伯身上的痛苦來表明他有罪。

1. 從約伯的表白中,他心靈最大的痛苦是甚麼?
2. 這些痛苦有否影響他對人生的看法呢?

   


   

 

  約伯生命遭遇困難的日子,陷入一個很深的困惑,使他感到完全沒有出路,一個接一個的失望,他開始厭煩自己的生命。
在約伯對神的認識中,他認定神是慈愛與公義,可是在他生命所發生的事,卻完全不是這樣,他好像面對一個完全不能理解的神;雖然他沒有犯過可惡的罪,卻招致神的咒詛。
  約伯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反抗臨到他生命中一切的攻擊,但心靈裡卻無法平息自己被不公平對待的感受。雖然他多次提問,但神仍是緘默,他開始感到無助,沮喪與失望,內心產生了煩悶,對生命失去了動力,甚至覺得死比生還要好,當然約伯不知道神正在考驗他。
  今日我們在生命中所遭遇的,也好像約伯一樣,太多使人感到無奈,沮喪和失望的日子,肉體煩悶的情慾控制了我們,使我們對生命失去動力,不想再追求、再認真。小心,只有忍耐,才能對付這情慾。

 我是否有力地面對生命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