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018

 

 

 


伯卅一1-10;卅一13-23
「我與眼睛立約,怎能戀戀瞻望處女呢?從至上的神所得之分,從至高全能者所得之業是甚麼呢?豈不是禍患臨到不義的,災害臨到作孽的呢?神豈不是察看我的道路,數點我的腳步呢?我若與虛謊同行,腳若追隨詭詐。我若被公道的天平稱度,使神可以知道我的純正。我的腳步若偏離正路,我的心若隨荍琲熔揖堙A若有玷污粘在我手上,就願我所種的,有別人喫我田所產的,被拔出來。我若受迷惑,向婦人起淫念,在鄰舍的門外蹲伏,就願我的妻子給別人折磨,別人也與他同室。」
「我的僕婢與我爭辯的時候,我若藐視不聽他們的情節。神興起,我怎樣行呢?他察問,我怎樣回答呢?造我在腹中的,不也是造他麼。將他與我搏在腹中的,豈不是一位麼?我若不容貧寒人得其所願,或叫寡婦眼中失望,或獨自喫我一點食物,孤兒沒有與我同喫(從幼年時孤兒與我同長,好像父子一樣。我從出母腹就扶助寡婦。)我若見人因無衣死亡,或見窮乏人身無遮蓋。我若不使他因我羊的毛得煖,為我祝福。我若在城門口見有幫助我的,舉手攻擊孤兒,情願我的肩頭從缺盆骨脫落,我的膀臂從羊矢骨折斷。因神降的災禍,使我恐懼,因他的威嚴,我不能妄為。」

 

約伯每樣行事的背後,想過甚麼?

 

禱告

「禱告 - 內室的、熱誠的、出於信心的祈禱 - 是一切敬虔之心的根源。」
塞拉坡

 

   


   

 


  「遠離惡事」的人不一定「敬畏神」,但「敬畏神」的人必「遠離惡事」。
  從約伯的自白中,可見他遠離惡行的原因是敬畏神。他做每一件事和每一個行動,都認真的去想想神會如何看?當有何感受?「神豈不察看我的道路,數點我的腳步呢?」祂就是每時每刻的看荍琚A也正記錄和計算我每時每刻的行動和心思。祂是公平的,會報應一切行善的和作惡的。若被公道的天平稱度,他希望能使神可以知道他的純正。
  「祂察問,我怎樣回答呢?」他要好好預備祂審問的那一刻。他也不敢虧待另一個生命:「神造我,不也是造他麼?」他尊重神所造的每一個生命,他們有任何需要,他都要扶助。因為藐視生命,就是藐視造生命的神。
  只有那些時常想到神的人,才會敬畏神。想到神的人,才會想到別人和自己的生命需要。
  約伯敬畏神,想到神。因此,神在天上也想到他,以他為話題去與千千萬萬的天軍天使,甚至撤但去談及他的美德。「約伯」就是約伯記中話題的主角。

 

  在我每日的生活裡,有想過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