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2018

 

 

 


伯七1-6;十六15-16;十九13-22
「人在世上豈無爭戰麼嗎?他的日子不像雇工人的日子麼?像奴僕切慕黑影,像雇工人盼望工價;我也照樣經過困苦的日月,夜間的疲乏為我而定。我躺臥的時候便說,我何時起來,黑夜就過去呢?我盡是反來覆去,直到天亮。我的肉體以蟲子和塵土為衣;我的皮膚才收了口又重新破裂。我的日子比梭更快,都消耗在無指望之中。」
「我縫麻布在我皮膚上,把我的角放在塵土中。我的臉因哭泣發紫,在我的眼皮上有死蔭。」
「他把我的弟兄隔在遠處,使我所認識的全然與我生疏。我的親戚與我斷絕;我的密友都忘記我。在我家寄居的,和我的使女都以我為外人;我在他們眼中看為外邦人。我呼喚僕人,雖用口求他,他還是不回答。我口的氣味;我妻子厭惡;我的懇求,我同胞也憎嫌。連小孩子也藐視我;我若起來,他們都嘲笑我。我的密友都憎惡我;我平日所愛的人向我翻臉。我的皮肉緊貼骨頭;我只剩牙皮逃脫了。我朋友阿,可憐我!可憐我!因為神的手攻擊我。你們為甚麼彷彿神逼迫我,吃我的肉還以為不足呢?」

 

約伯是怎樣的痛苦?

 

苦難

「對認真的基督徒來說,苦難可從三方面來:從別人而來;自己招致;
以及從神而來。不管其起因怎樣,叫我們驚奇的,卻是藉茩W難我們學會了何等的謙卑順服。」
邁爾

 

   


   

   


  痛苦有如狂風暴雨般,無情地摧殘約伯的生命。財物、兒女、榮耀、與親友在頃刻間一掃而空。
  身體無緣無故地長出無數的毒瘡,使全身的肌肉腐爛、生蟲和破裂。身軀一天比一天消瘦,皮膚也緊貼骨頭,眼皮全發黑,而臉也因哭泣而發紫。
  他懼怕每個黑夜的臨到。因當別人沉睡在甜蜜的夢鄉時,他卻是獨個兒地忍受漫長的痛苦。也許他想有片刻的休息,但痛楚卻使他反來覆去,不容他入睡,直到天亮。
  但天亮也不曾給他半點安慰,因弟兄、朋友、親戚和僕人都厭惡他;小孩子也藐視和嘲笑他;他平日所愛的人,都向他翻臉;甚至妻子更憎嫌他的口氣。沒有半點的同情,沒有半點的援手,也沒有半點的安慰。
  「我的朋友阿,可憐我!可憐我!因為神的手攻擊我。為甚麼你們也彷彿神去逼迫我?」天啊!地啊!誰給他些少的同情?他的日子比梭更快,在無指望中等候死亡。
  痛苦和黑夜常使人感覺孤獨。孤獨常使人更加感覺絕望。絕望也常使人失去生之鬥志,而意志消沉。

 

  這些痛苦若臨到我身上,我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