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2018

 

 

 


伯卅1;卅9-21;卅26-31
「但如今比我年少的人戲笑我,其人之父,我曾藐視,不肯安在看守我羊群的狗中。」
「現在這些人以我為歌曲,以我為笑談。他們厭惡我,躲在旁邊站著,不住地唾沫在我臉上。鬆開他們的繩索苦待我,在我面前脫去轡頭。這等下流人在我右邊起來,推開我的腳,築成戰路來攻擊我。這些無人幫助的,毀壞我的道,如增我的災。他們來如同闖進大破口,在毀壞之間滾在我身上。驚恐臨到我,驅逐我的尊榮如風;我的福祿如雲過去。現在我心極其悲傷;困苦的日子將我抓住。夜間,我裡面的骨頭刺我,疼痛不止,好像齦我。因神的大力,我的外衣污穢不堪,又如裡衣的領子將我纏住。神把我扔在淤泥中。我就像塵土和爐灰一般。主啊,我呼求你,你不應允我;我站起來,你就定睛看我。你向我變心,待我殘忍,又用大能追逼我。」
「我仰望得好處,災禍就到了;我等待光明,黑暗便來了。我心裡煩擾不安,困苦的日子臨到我身。我沒有日光就哀哭行去;我在會中站著求救。我與野狗為弟兄,與駝鳥為同伴。我的皮膚黑而脫落;我的骨頭因熱燒焦。所以,我的琴音變為悲音;我的簫聲變為哭聲。」

 

約伯心底裡最痛苦的是失去甚麼?

 

禱告

「要你的禱告著實,能打著神,摸著神,捆住神,禱告著神,請你記得,
你就必須照著裡頭恨惡罪的特性所發出來的要求,來對付你的罪,這是聖經裡頭一個大的原則。」
李常受

 

 

   


   

   


  除了身體的痛楚、親友的遠離,神更把約伯交在惡人的手裡折磨。笑罵、唾沫、繩索、推撞和攻擊,使約伯苦上加苦、痛上加痛。驚恐的臨到,奠榮和福祿如風的逝去,使約伯的心極其悲傷。無窮的困苦、不止的疼痛、面臉的發黑、皮膚的脫落、骨頭的燒焦,都使他絕望和不安。他向人求救,卻無人理會。只有獨自一人,在荒漠與野狗和駝鳥為伴。他的琴音變為悲音、蕭聲變為哭聲,但他的哀樂,有誰聽聞呢?
  神會聽見嗎?約伯相信神是會聽見的,因為神曾如密友般與他交談。但為何今天祂不拯救呢?為何祂不應允他的呼求呢?也許約伯惟一可以猜想的是,祂向他已變了心!
  神不如以往的待他了。祂今天待他殘忍,又用大能追逼他,使他痛苦萬分。祂以大力摔碎他,扔他在淤泥中。約伯不只失去兒女、妻子和親友,更失去了天上的摯友!為何他們都是這樣的令人失望?他對神有真情,但何解神如今卻無情呢!這是約伯的苦惱。
  其實,神的慈愛是永不改變,也不遷移的。「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賽五十四10)

 

  我與神今天的關係如何?有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