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2018

 

 


伯三1-4,20-26;四5-6;五6-9,17-19
「此後,約伯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說,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願那日變為黑暗。願神不從上面尋找他,願亮光不照於其上。」
「受患難的人為何有光賜給他呢?心中愁苦的人為何有生命賜給他呢?他們切望死,卻不得死。求死,勝於求隱藏的珍寶。他們尋見墳墓就快樂,極其歡喜。人的道路既然遮隱,神又把他四面圍困,為何有光賜給他呢?我未曾吃飯就發出歎息,我唉哼的聲音湧出如水。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靜,也不得安息,卻有患難來到。」
「但現在禍患臨到你,你就昏迷,挨近你,你便驚惶。你的依靠不是在你敬畏神麼?你的盼望,不是在你行事純正麼?」
「禍患原不是從土中出來;患難也不是從地裡發生。人生在世必遇患難,如同火星飛騰。至於我,我必仰望神,把我的事情託付他。他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事不可勝數。神所懲治的人是有福的!所以你不可輕看全能者的管教。因為他打破,又纏裹;他擊傷,用手醫治。你六次遭難,他必救你,就是七次,災禍也無法害你。」

 

約伯在痛苦中湧出甚麼人生困惑?

 

痛苦
「痛苦可以看為『尚非』、『尚不是』的永遠。
痛苦叫我們記得現今的所在,而激起對將來所在的渴望。」
伯哥華

 

   


      


  在痛楚的淚水中,約伯向自己的生日發出咒詛。「生存」在他再不是一件值得歡樂的事,以往的快樂、平安和光榮,都被苦難的暴風全部吹走了。因為苦難蓋過了以往的幸福,他開始置疑生存的意義。他寧願選擇未曾生存在世上,或早日的死去,總比現在煎熬在無窮的痛楚中好。
  他的咒詛並不是污言穢語,也不是痛恨埋怨天上的神或地上任何的人,而是「願」那日子不曾出現。他仍不以口犯罪。
  他不只願不曾生在世上,更願早日死去。但當他想死的時候,為何仍有生命壽數賜給他呢?有人想生,卻偏偏早死;有人想死,卻偏偏仍要生存。在被各樣患難的吞噬下,生命的種種困惑湧現於心間。「為何」就是困惑的呼號!
  當神收回生命時,人不能增加壽數的一刻!同樣,當神要賜與生命時,人不能結束自己的生命。約伯仍然尊重神掌管生命的主權,他不選擇自殺的途徑。他仍要堅持自己不犯罪,行正的事。他甘於接受神一切的安排。
  可惜約伯聽不見神對撒但說:「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伯二6)若神不許可,一隻麻雀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我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所以不要懼怕。(太十29-31)

 

  不要用口犯罪,也要珍惜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