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2018

 

 

 


六8-13;七7-10;十17-21
「惟願我得著所求的,願神賜我所切望的,就是願神把我壓碎,伸手將我剪除。我因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就仍以此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還可踴躍。我有甚麼氣力使我等候?我有甚麼結局使我忍耐?我的氣力豈是石頭的氣力?我的肉身豈是銅的呢?在我豈不是毫無幫助嗎?智慧豈不是從我心中趕出淨盡嗎?」
「求你想念,我的生命不過是一口氣;我的眼睛必不再見福樂。觀看我的人,他的眼必不再見我;你的眼目要看我,我卻不在了。雲彩消散而過;照樣,人下陰間也不再上來。他不再回自己的家;故土也不再認識他。」
「你重立見證攻擊我,向我加增惱怒,如軍兵更換著攻擊我。你為何使我出母胎呢?不如我當時氣絕,無人得見我;這樣,就如沒有我一般,一出母胎就被送入墳墓。我的日子不是甚少嗎?求你停手寬容我,叫我在往而不返之先,就是往黑暗和死蔭之地以先,可以稍得暢快。」

 

約伯對神怎樣?

 

盼望與絕望
「『盼望』是想像的投射,『絕望』亦然。『絕望』總是容易擁抱預見的不幸事件;
而『盼望』是一種力量,能喚起心靈來探究每個得勝的可能性。」
崇頓•懷德

 

   


   

 

  人在痛苦的時候,很容易會變得脾氣暴躁,放縱自己,掉棄神,更掉棄神的話。但約伯並不是這樣,他雖然十分痛苦和困惑,但他對神的真情毫無冷卻,更沒有轉愛為恨。他仍不掉棄神,仍向祂切切的呼求,更不違棄祂的話,仍以對神的貞忠為安慰、為踴躍、為面對那不止息的痛苦的力量。
  執著神是面對患難時惟一的盼望:「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我的救恩是從祂而來。惟獨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祂是我的高臺,我必不很動搖。」(詩六十二1-2)
  執著神的話是面對患難時惟一的安慰支持:「我若不是喜愛磢澈萿k,早就在苦難中滅絕了。」「這話將我救活了,我在患難中,因此得安慰。」(詩一一九92,50)
  但約伯面對茫茫的苦難時,恐怕自己不能堅持太久。有甚麼力氣?有甚麼結局?有誰鼓勵?他的身軀只不過是血肉,而非毫無痛楚的石頭,他怎能抵受呢?
  他向神求死,因為惟有神有權收回生命。「願神把我壓碎,伸手將我剪除。」「求篞Q念我的生命不過是一口氣,有如雲彩消散,轉眼成空。求穈惜熉e容,好叫我在死亡之前,可以稍得暢快。」

 

  我對神有堅貞的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