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2018

 

 

 


伯六2-4;十三24-28;十六7-14;十九8-12;廿三10-16
「惟願我的煩惱稱一稱,我一切的災害放在天平裡日;現今都比海沙更重,所以我的言語急躁。因全能者的箭射入我身;其毒,我的靈喝盡了;神的驚嚇擺陣攻擊我。」
「你為何掩面,拿我當仇敵呢?…‥也把我的腳上了木狗,……我已經像滅絕的爛物,像蟲蛀的衣裳。」
「但現在神使我困倦,使親友遠離我,又抓住我,作見證攻擊我;……主發怒撕裂我,逼迫我,向我切齒。……我素來安逸,他折斷我,搯住我的頸項,把我摔碎,又立我為他的箭靶子。他的弓箭手四面圍繞我;他破裂我的肺腑,並不留情,把我的膽傾倒在地上,將我破裂又破裂,如同勇士向我直闖。」
「神用籬芭攔住我的道路,使我不得經過;又使我的路徑黑暗。他剝去我的榮光,摘去我頭上的冠冕。他在四圍攻擊我,我便歸於死亡,將我的指望如樹拔出來。他的忿怒向我發作,以我為敵人。
「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只是他心志已定,誰能使他轉意呢?……我思念這事,便懼怕他。神使我喪膽,全能者使我驚惶。」

 

 


神怎樣攻擊約伯?約伯有何感受?

 

受苦

「受苦是『痛苦』加上身體、情感的創傷, 再加上意識到我們作為
『人』的價值受到威脅,按神尊榮而受造的價值被懷疑,人永存的靈魂的命運瀕臨險境。」
畢德生

 

   


   

   

 


  煩惱和災害的沉重,身軀的腐爛與發臭,使約伯對神有了和以前不同的感受。以前神待他如密友,現在卻待他如敵人。「抓住、發怒、逼迫、切齒、折斷、掐住、摔碎、射箭、破裂又破裂、傾倒、纏住、剝去、摘去、和擺陣」等詞彙都是用來形容有關神如何待約伯的行動。似乎祂是十分忍心和並不留情。
  在患難的時候,沉重的痛苦真的會使人感覺神十分忍心。神既然是有豐盛的慈愛和能力,為何祂不賜下憐憫,可憐我們的苦況?為何不加以援手,不解救我們脫離苦楚?夜以繼日的苦痛,或許表明祂不再愛我們了;甚至祂正在以我們為敵人,正在不停地攻擊我們,使我們更痛苦。「怨瀆神」很多時就在這樣的感覺下產生。
  但約伯對神仍有纏綿不絕的愛情。他不因此埋怨神或怨瀆神的敵對。他向神發問:「你為何掩面?」他真不信神是這樣的忍心。他仍然相信神是善良的,因此,他信祂只是正在試煉自己。試煉之後,他必如精金。
  「他不長久責備,也不永遠懷怒。……天離地何等的高,他的慈愛向敬畏他的人,也是何等的大。」(詩一零三9-11)

 

  你對神的愛情和信任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