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2018

 

 

 


伯九13-18,28-31;十7-9;十三23;十六17-18;廿七2-6
「神必不收回他的怒氣;……我雖有義,也不回答他。……我若呼籲,他應允我;我仍不信他真聽我的聲音。他用暴風折斷我,無故的加增我的損傷。我就是喘一口氣,他都不容,倒使我滿心苦惱。」
「我因愁苦而懼怕,知道你必不以我為無辜。我必被你定為有罪,我何必徒然勞苦呢?我若用雪水洗身,用鹼潔淨我的手,你還要扔我在坑裡,我的衣服都憎惡我。」
「其實,你知道我沒有罪惡,並沒有能救我脫離你手的。你的手創造我,造就我的四肢百體,你還要毀滅我。求你記念製造我如搏泥一般,你還要使我歸於塵土麼?」
「我的罪孽和罪過有多少呢?求你叫我知道我的過犯與罪愆。」
「我的手中卻無強暴;我的祈禱,也是清潔。地阿,不要遮蓋我的血!不要阻擋我的哀求!」
「神奪去我的理,全能者使我心中愁苦。我指著永生的神起誓:(我的生命尚在我裡面;……)我的嘴決不說非義之言;我的舌也不說詭詐之語。……我至死必不以自己為不正!我持定我的義,必不放鬆;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責備我。」

 

 

約伯怎樣執著自己?對神有何困惑?

 

貧窮

「神藉苦難和捨己使基督完全,這訓練奧秘莫測,貧窮就是其中一課。」
慕安德烈

 

   


   

   

 


  約伯的三個朋友,肯定約伯是犯了罪,否則神不會這樣待他!他所受的,只有惡人才會遇到。因為神必報應人:好人有好報,惡人有惡報。
  就在這樣的控訴下,約伯向神、向人,更向天上人間一切的活物自辯,宣告自己生命的執著!他肯定自己,更不責備自己,也不因現在的遭遇而放鬆自己。他要堅持自己行正的事,直至死亡!只要生命尚在,他也決不容自己說非義之言和詭詐之語!
  好一個完全人,一個遠離惡事的大丈夫!到這樣痛苦的地步,仍要堅持自己!難怪神在天上高聲稱讚他,在眾天軍天使面前欣賞他,更不容許有人置疑和否認他的美德。他生命的執著,並非因著神的保護!沒有了神的保護,他仍會執著!
  但是,約伯對天上所發生的事一點也不知道。因此在他的執著中,仍然對神有無限的困惑。神怎樣看他?怎樣待他?以他為有罪嗎?為甚麼造他,又要來毀滅他?他相信神是知道他沒有罪惡的,但他更相信,並沒有能救他脫離神的手的。因此,他呼號:地啊,不要遮蓋我的血!不要阻擋我的哀求!要讓我向神伸冤!

 

 

  不論任何遭遇,我仍要堅持行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