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2018

 

 

 


伯九2-3,12-14,32;十三3,15-19;十六20-21;廿三3-9
「……但人在神面前怎能成為義呢?若願意與他爭辯,千中之一也不能回答。他心裡有智慧,且大有能力。」「他奪取,誰能阻擋,誰敢問他,你作甚麼?神必不收回他的怒氣……既是這樣,我怎敢回答他,怎敢選擇言語與他辯論呢?」「他本不像是人,使我可以回答他,又使我們可以同聽審判。」「我真要對全能者說話,我願與神理論。」「他必殺我,我雖無指望,然而我在他面前還要辯明我所行的。……我已陳明我的案,知道自己有義。有誰與我爭論,我就情願緘默不言,氣絕而亡。」「我的朋友譏誚我,我卻向神眼淚汪汪。願人得與神辯白,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惟願我能知道在那裡可以尋見神,能到他的臺前。我就在他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我必知道他回答我的言語,明白他向我所說的話。他豈用大能與我爭辯麼?必不這樣。他必理會我。在他那裡正直人可以與他辯論。這樣,我必永遠脫離那審判我的。只是我往前行,他不在那裡,往後退,我也不能見他。他在左邊行事,我卻不能看見;在右邊隱藏,我也不能見他。」

 

約伯認為可以與神辯論嗎?

 

體恤

「體恤乃是一種進入到別人的經驗裡,並能感同身受的本領。」
孫德生

 

   


   

   


  約伯不會自欺欺人,更不會欺哄神或在神面前虛偽。「我卻向神眼淚汪汪」,表明他毫不掩飾他的感情。他有任何的冤屈,都會向神盡情的傾訴。若有甚麼不能接受,他也會與神辯白,問過清楚,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
  其實人怎樣與全智和全能的神辯白呢?人怎能阻擋神的旨意?怎敢質問祂說:「你做甚麼?」人若與神爭辯,有甚麼智慧去回答神呢?根本神本不是人,因此不可以一同受審。
  但為何約伯仍要與神辯白呢?因為約伯認識他的神。他知道只要尋見神,能到祂的台前,就可以與祂辯白和陳明自己的案件。神必理會我!在神那裡,正直人可以與神辯論。這是神的特性:祂有公義、有慈愛,樂於回答人,與人親近!在以往的日子,神就是這樣的如密友般與他相處。他仍相信雖然他這個朋友似乎待他是變了心,但祂的本性是永不會改變的。
  因此,他要尋找祂,要與祂辯白。但可惜,他往前行,祂不在那裡;往後退,也不能見祂。若不是神親近人和向人顯現,人根本無可能找到神!「神啊!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為何隱藏?為何遠離不見我?」

 

我在神面前,是否毫不掩飾自己,很真的與祂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