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2018

 

 

 


伯九22-24;十3-4;十二4-6;十九5-7;廿七8-11;十六9-11;十七6-9
「善惡無分,都是一樣;所以我說,完全人和惡人,他都滅絕。……世界交在惡人手中;蒙蔽世界審判官的臉,若不是他,是誰呢?」「你手所造的,你又欺壓,又藐視,卻光照惡人的計謀。這事你以為美麼?你的眼豈是肉眼?你查看,豈像人查看麼?」「我這求告神、蒙他應允的人,竟成了朋友所譏笑的;……強盜的帳棚興旺,惹神的人穩固,神多將財物送到他們手中。」「……我的敵人怒目看我。他們向我開口,打我的臉羞辱我,聚會攻擊我。神把我交給不敬虔的人,把我扔到惡人的手中。」「神使我作了民中的笑談;他們也吐唾沫在我臉上。我的眼睛因憂愁昏花;我的百體好像影兒。……然而義人要持守所行的道;手潔的人要力上加力。」「你們果然要向我誇大,以我的羞辱為證指責我,就該知道是神傾覆我,用網羅圍繞我。我因委曲呼叫,卻不蒙應允;我呼求,卻不得公斷。」「不敬虔的人,雖然得利,神奪取其命的時候,還有甚麼指望呢?患難臨到他,神豈能聽他的呼求?他豈以全能者為樂,隨時求告神呢?神的作為,我要指教你們;全能者所行的,我也不隱瞞。」


約伯看見義人有何遭遇?但人仍要怎樣堅持自己?

 

 

禱告

「我己經了解與學會:如果我想成為一個真傳道人,必須藉信心與祈禱。
當我發現我的心在祈禱上就序,又感到自由無阻礙時,其餘的一切就比較容易了。」
牛頓利查爾

 

   


   

   


  約伯在受苦痛的初期,曾想到自己一生執茈h行善,有甚麼好報呢?似乎自己的遭遇,與惡人的結局沒有分別,甚至比惡人還差。神為何這樣待義人呢?祂怎會以這事為美?怎會像人一樣不能分辨善惡好歹呢?為何神將世界交在惡人手中,而又將義人交在惡人手中?為何求告神、蒙神應允的人,竟然得如此悲慘收場;而惹神的人和強盜反而興旺穩固?
  在這些困惑裡約伯仍認定自己這一切的遭遇是出於神,因此他有委曲就呼叫祂、求告祂,但可惜都不蒙應允。
但從約伯後段的申訴中,可以看見他心底裡的執茤M信念是不斷增強:我要持定所行的道,並不偏離!
  我要潔淨自己力上加力,並不氣餒!
  我仍要指望神!呼求神!以全能者為樂!隨時求告祂!
  我仍要經歷神的作為,將這些經歷去指教別人!我仍要將全能者為我所行的,去告訴別人!
  我仍信神!愛神!仰望神!
  好一個堅持自己去行善和去愛神的大丈夫!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雖有無窮的困惑和苦惱,仍然奔騰凌駕這些困惑之上,在無可指望中,仍有指望!

 

  我會堅持自己去行善和愛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