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2018

 

 

 


伯廿一7-19;廿四1-18,21-24;廿七13-23
「惡人為何存活,享大壽數?勢力強盛呢?……他們的家宅平安無懼;神的杖也不加在他們身上。……他們對神說,離開我們罷!我們不願曉得你的道。全能者是誰,我們何必事奉
呢?求告有甚麼益處呢?……惡人的燈何嘗熄滅?患難何嘗臨到他們呢?神何嘗發怒,向他們分散災禍呢?……你們說,神為惡人的兒女積蓄罪孽。我說,不如本人受報,好使他親自知道。」「全能者既定期罰惡,為何不使認識祂的人看見那日子呢?有人挪移地界,搶奪群畜而牧養。他們拉去孤兒的驢,強取寡婦的牛為當頭。……在多民的城內有人唉哼,受傷的人哀號,神卻不理會那惡人的愚妄。……這些惡人猶如浮萍快快飄去。他們所得的分在世上被咒詛。」「他惡待不懷孕不生養的婦人,不善待寡婦。然而神用能力保全有勢力的人,那性命難保的人仍然興起。神使他們安穩,他們就有所倚靠,神的眼目也看顧他們的道路。他們被高舉不過片時,就沒有了。」「神為惡人所定的分,強暴人從全能者所得的報,乃是這樣。倘或他的兒女增多,還是被刀所殺;……他只管豫備,義人卻要穿上;他的銀子,無辜的人要分取。……神要向他射箭,並不留情,他恨不得逃脫神的手。」


何必事奉神?惡人有惡報嗎?

 

實踐的動力

「當我們真相信我們的行為有永恆的迴響時,我們才會更認真的去執行每一個行動。」
勞威廉

 

 

   


   

 

 


  當約伯身受惡人的凌辱和折磨時,他想不通:為何惡人如此亨通順利?惡人至死身體強壯,盡得平靖安逸;義人卻至死心中痛苦,終身未嘗福樂的滋味!惡人離棄神、作惡,為何沒有惡報?神為何不當面報應他們?
  若神定期罰惡,為何不讓痛苦的義人早日看見,以致稍得安慰。為何義人說看見無數的欺凌,聽見無數的哀號?為何神不插手,毫不理會?似乎神有意用能力去保全這些惡人,去看顧他們的道路。因此,他也要問:「何必事奉神?求告神有甚麼益處呢?」
  但約伯在最後的申訴時,在思想上沒有出路時,他仍然堅持自己的信仰:他仍信神是一個公義、罰惡的神。惡人被高舉,不過是片時,他們將如浮萍快快的飄去而消失;惡人終有惡報,現在不報,時辰未到!神有一天要向他們射箭,並不留情。現在,不要為惡人心懷不平,以致作惡!
  其實約伯正處在一個困境中,就是他所經歷的,與他所信的,有很大的差距和矛盾。似乎他所信的,只是空中樓閣,不切實際,但仍要堅持自己所信的,毫不妥協!

 

  沒有益處和福氣,我仍會信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