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2018

 



伯六10;十四13;十六19;十七3;十九25-27;廿三10-12
10我因沒有遺棄那聖者的言語,就仍以此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還可踴躍。
13惟願你把我藏在陰間,存於隱密處,等你的忿怒過去;願你為我定了日期,記念我。
19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
3願主拿憑據給我,自己為我作保。在你以外誰肯與我擊掌呢?
25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26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27我自己要見祂,親眼要看祂,並不像外人。
10然而祂知道我所行的路;祂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11我腳追隨祂的步履;我謹守祂的道,並不偏離。12祂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棄;我看重祂口中的言語,過於我需用的飲食。

約伯面對死亡的時候,怎樣看神和自己的一生?

 

偉大的武器

「基督徒與人生的災難爭戰時,如果對神的主權有堅強的信念,
能夠相信神有能力使他透過苦難得到永恆的益處,
甚至榮耀,便是擁有最偉大的武器。」
瑪嘉烈.格克遜

 

   


    

 


  約伯面對死亡的時候,心中坦蕩蕩的說出自己一生的堅持與信念。他不怕死,也死而無憾。世上再沒有甚麼可以值得留戀,一切都失去了。不論人與事,一切都是這樣的令人失望和遺憾。虛空的虛空,一切都是捉影,都是捕風!惟一約伯仍要執著的是「神」和「自己」。
  「神」仍是他的神,是他的救贖主。「在天我還有誰呢?在地上也沒有可愛的。」這位天上的中保,就是曾與自己立約的神。祂的約和應許,祂沒有忘記。祂知道人雖然失信,祂仍是可信,因為祂不能背乎自己。(提後二13)祂所應許的,必照著去行。因此,死亡必不能使自己離開神,反而死亡將會是一個新的開始,人可以面對面的見神。(腓一23)從那天起,人更可以得享安息,在主的懷裡。在那裡沒有哀哭和疼痛,神要擦去人一切的眼淚。(啟廿一4)
  除了「神」之外,他仍要執著「自己」,就是要讓自己的一生,堅持敬畏神,遠離惡事,不偏離神的命令。他的一生就有如保羅一樣,要唱出這樣得勝的凱歌:「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四7-8)他終於得勝。

 當我離世的那一天,我仍信神,也會死而無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