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1-2018

 




耶十四16-22
16聽他們說預言的百姓必因饑荒刀劍拋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無人葬埋。他們連妻子帶兒女,都是如此。我必將他們的惡倒在他們身上(或譯:我必使他們罪惡的報應臨到他們身上)。17你要將這話對他們說:願我眼淚汪汪,晝夜不息,因為我百姓(原文是民的處女)受了裂口破壞的大傷。18我若出往田間,就見有被刀殺的;我若進入城內,就見有因饑荒患病的;連先知帶祭司在國中往來,也是毫無知識(或譯:不知怎樣才好)。19你全然棄掉猶大嗎?你心厭惡錫安嗎?為何擊打我們,以致無法醫治呢?我們指望平安,卻得不著好處;指望痊愈,不料,受了驚惶。20耶和華啊,我們承認自己的罪惡,和我們列祖的罪孽,因我們得罪了你。21求你為你名的緣故,不厭惡我們,不辱沒你榮耀的寶座。求你追念,不要背了與我們所立的約。22外邦人虛無的神中有能降雨的嗎?天能自降甘霖嗎?耶和華 — 我們的神啊,能如此的不是你嗎?所以,我們仍要等候你,因為這一切都是你所造的。



神因百姓的罪孽要擊打他們,先知耶利米就向神求情。

「假先知」(18節)— 是指那些不敢正面指斥民眾罪惡的領袖,他們為了得民心,而不要求百姓悔罪。

1. 神面對百姓的罪,有何感受?
2. 耶利米如何表達對百姓的愛?



   


   

  現代人已經將「流淚」的意義與價值完全扭曲,把流淚看為軟弱和幼稚的表現。一個成年人流淚是涉及其心靈最深的感情,這些感情涉及不同的關係之情,如與人不同關係之情、萬物之情、神人之情、國家民族之情……等。
  神對祂的百姓流露了祂至深的感情,當神看見百姓犯罪而不回轉,甚至越陷越深而不覺悟,快要招致神嚴重的咒詛時,神的心裡傷極了,祂透過耶利米的口和感情,向百姓表達了祂撕裂的心。「願我眼淚汪汪,盡夜不息,因為我百姓受了裂口破壞的大傷……」。
  今天又有多少的信徒為自己和自己同胞的罪孽,向神表達至深的感情呢?我們的愛不是盡性的愛,因為我們已不曉得為自己、為別人的生命哭泣、流淚,我們的心冷靜得近乎冷酷,不想有太多的付出與撕裂。可惜,這所謂明哲保身的愛,卻不是真愛,我們開始對生命麻木了……。
  弟兄姊妹,你感受到神的愛嗎?「願我眼淚汪汪……」這聲音神並沒有停止,仍在向你細訴。

 

 我的心對別人的生命有何感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