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2019 

 

 

 

經文

撒下七1-7

1王住在自己宮中,耶和華使他安靖,不被四圍的仇敵擾亂。2那時,王對先知拿單說:「看哪,我住在香柏木的宮中,神的約櫃反在幔子裡。」3拿單對王說:「你可以照你的心意而行,因為耶和華與你同在。」4當夜,耶和華的話臨到拿單說:5「你去告訴我僕人大衛,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豈可建造殿宇給我居住呢?6自從我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直到今日,我未曾住過殿宇,常在會幕和帳幕中行走。7凡我同以色列人所走的地方,我何曾向以色列一支派的士師,就是我吩咐牧養我民以色列的說:你們為何不給我建造香柏木的殿宇呢?』」

經文默想

大衛踴躍跳舞以致露體,他是否有失體統?


教會

「神所最關心的,並不是教會能做甚麼,乃是教會是甚麼,
是甚麼應當永遠放在做甚麼的前頭,因為我們所做的與我們是甚麼人相稱。」
史德門


  大衛與掃羅不同之處,在於掃羅只關心自己的事而大衛卻關心神的事。掃羅最關心的是自己的王位能否保住,大衛對自己有沒有威脅,卻沒有關心神是否得著榮耀,所以在掃羅年間,以色列民沒有在約櫃前求問神(代上十三3)。但大衛恰好相反,自定都耶路撒冷後,便希望京城成為全國的宗教中心,於是有迎約櫃進京之舉。不單如此,他更不忍心神的約櫃放在帳幕內,而自己卻住在香帕木的宮中,所以立意要為神建殿。
  雖然神另有心意,他寧願住在他的子民當中,而不是住在建築物內,加上大衛的手染血太多(代上廿二7),才不許他建殿,但大衛的一番心意,卻是神所喜悅的。
  大衛住在香帕木的宮中,舒適安逸,卻沒有迷失尊重神的心,他和神的關係不是只可共患難而不可共安樂的,不論患難安樂,耶和華都是他生命之首。起意建殿表明了大衛在安樂中也能奉耶和華為首,這與一般人那種在安樂中忘記神之心,實不能同日而語。


我的神是否能與我一起共患難又共安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