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2019 

 

 

 

經文

撒下十一2-5,14-17,26-27

2一日,太陽平西,大衛從床上起來,在王宮的平頂上遊行,看見一個婦人沐浴,容貌甚美。3大衛就差人打聽那婦人是誰。有人說:「她是以連的女兒,赫人烏利亞的妻拔示巴。」4大衛差人去,將婦人接來;那時她的月經才得潔淨。她來了,大衛與她同房,她就回家去了。5於是她懷了孕,打發人去告訴大衛說:「我懷了孕。」14次日早晨,大衛寫信與約押,交烏利亞隨手帶去。15信內寫著說:「要派烏利亞前進,到陣勢極險之處,你們便退後,使他被殺。」16約押圍城的時候,知道敵人那裡有勇士,便將烏利亞派在那裡。17城裡的人出來和約押打仗;大衛的僕人中有幾個被殺的,赫人烏利亞也死了。26烏利亞的妻聽見丈夫烏利亞死了,就為他哀哭。27哀哭的日子過了,大衛差人將她接到宮裡,她就作了大衛的妻,給大衛生了一個兒子。但大衛所行的這事,耶和華甚不喜悅。

經文默想

大衛干罪對他後半生影響甚大,他犯了甚麼罪?罪如何擴散?


「人是神和他的對手撒但衝突的中心:神要人,但是撒但也要人。」
江守道


  大衛一向所作所為,都甚得神喜歡,但這個對神充滿豪情的生命裡,卻有一個致命的污點,帶給大衛的後半生不少坎坷傷痛。
  大衛生命中的這個污點,就是貪戀拔示巴的美色,繼而借刀殺人,謀害拔示巴之夫烏利亞,聖經給這事的評價是:「耶和華甚不喜悅。」
  一語褒貶,「耶和華甚不喜悅」,真是令大衛那充滿光輝的生命一落千丈。耶和華之所以甚不喜悅,是因為大衛在犯罪的過程中沒有半分悔改之意,直到先知拿單見他時他才醒覺,他對罪的覺察力減至前所末有的低點,他容讓自己的生命由罪惡引領,卻沒有讓神介入和干與。
  由於大衛沒有讓神在罪中介入和扭轉,他是人在罪中,身不由己,一股無可奈何的沈鬱瀰漫在這件事件當中。若不是拔示巴懷了身孕,大衛也可能無須借刀殺人,整件事件就或許有轉寰的餘地,但罪卻逼使大衛接二連三的犯錯,到最後大錯鑄成,悔之已晚。
  一念之差,卻換來一生遺憾,此不可不察!

罪是有牽連性的,我如何對小罪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