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2019 

 

 

 

經文

傳五10-17

10貪愛銀子的,不因得銀子知足;貪愛豐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這也是虛空。11貨物增添,吃的人也增添,物主得甚麼益處呢?不過眼看而已!12勞碌的人不拘吃多吃少,睡得香甜;富足人的豐滿卻不容他睡覺。13我見日光之下有一宗大禍患,就是財主積存資財,反害自己。14因遭遇禍患,這些資財就消滅;那人若生了兒子,手裡也一無所有。15他怎樣從母胎赤身而來,也必照樣赤身而去;他所勞碌得來的,手中分毫不能帶去。16他來的情形怎樣,他去的情形也怎樣。這也是一宗大禍患。他為風勞碌有甚麼益處呢?17並且他終身在黑暗中吃喝,多有煩惱,又病患嘔氣

 

背景

傳道者指出人若貪求物質上的富足,並且不知足,他在虛度人生而已。


經文默想

1. 以財富為人生的最終目標,為何是一件虛空的事?
2. 財富多的人,是否能解決一切問題?他的困擾是甚麼?
3. 認識自己是「赤身而來,赤身而去」;對我們的生活態度有何啟示?


「接受財富和享用的能力都是來自神,遠勝視財物為人生至終的目標。」
蓋華德


  銀子確有一種強大的吸引力,它不是死的貨幣單位,它對人來說是有生命的,可以賦予人安全、權力甚至滿足感,所以人對銀子皆有很強烈的佔有慾。
  傳道者探索人生,細察這種以銀子、貲財為帥的景象,就發現越貪愛銀子的人,他們的人生越是虛空,沒有意義。他毫不客氣地羅列出一切銀子所帶來的禍患,指證銀子永遠無法使人感到滿足,它只會使人落在一個貪慾的惡性循環裡。
  銀子不但無法使人在生命中有實質的擁有,它更使擁有它的人,常落在一個憂慮失去的景況,不能安睡,甚至患上疾病。此外,它隨時可以隨著禍患消失,人無法掌握它,死後也無法帶走。因此,人生若只追念、尋求銀子,生命就自然陷在禍患之中了。


我是否有一種駕駑金錢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