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2019

 

 

經文

伯七11-21,四十二1-6

11我不禁止我口;我靈愁苦,要發出言語;我心苦惱,要吐露哀情。12我對神說:我豈是洋海,豈是大魚,你竟防守我呢?13若說:我的床必安慰我,我的榻必解釋我的苦情,14你就用夢驚駭我,用異象恐嚇我,15甚至我寧肯噎死,寧肯死亡,勝似留我這一身的骨頭。16我厭棄性命,不願永活。你任憑我吧,因我的日子都是虛空。17人算甚麼,你竟看他為大,將他放在心上?18每早鑒察他,時刻試驗他?19你到何時才轉眼不看我,才任憑我咽下唾沫呢?20鑒察人的主啊,我若有罪,於你何妨?為何以我當你的箭靶子,使我厭棄自己的性命?21為何不赦免我的過犯,除掉我的罪孽?我現今要躺臥在塵土中;你要殷勤地尋找我,我卻不在了。1約伯回答耶和華說:2我知道,你萬事都能做;你的旨意不能攔阻。3誰用無知的言語使你的旨意隱藏呢?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4求你聽我,我要說話;我問你,求你指示我。5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6因此我厭惡自己(或譯:我的言語),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

 

背景

約伯在神的旨意下遭遇家破人亡的災難,又一身生滿毒瘡,所以他開始厭棄生命,向神發出種種質問(伯七11-21)。但當神讓他看見他創造的大能和旨意的奧妙,他就承認自己的無知,並為自己對神的不信而深表懊悔(伯四十二1-6)。

 

經文淺釋

1. 「任憑我咽下唾沫」(7章19節)— 俗語即是給我稍得喘氣的時間。
2. 「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42章6節)— 表示在神面前自卑,極為痛悔的意思。


經文默想

1. 約伯為何厭棄自己的生命?他向神發出甚麼質問?
2. 後來約伯對神的認識有何轉變?
3. 約伯更深認識神後,他對神的態度有甚麼轉變?


「限制我們的不是神,乃是我們自己。我們沒有,是因為我們不求,或是求錯了。」
邁爾


  人生中無盡的痛苦,使人厭棄生命,覺得生存只是更多的痛苦,這時,寧想盡快死亡,不想忍受那無止境的痛苦煎熬。在此時,人對神也有一種抗拒的感覺:「我若有罪,於你何妨?為何以我當做你的箭靶子。」當人生受盡壓迫時,我們晝夜不息地對神發出質問。
  當約伯在痛苦中,被神詢問時,他越過了自身苦難的框框,與全能者一起重溫天地的創造,宇宙星晨的陳設,風雷雨電、冰雹的形成。他飛越星空,遊覽大地,觀看生命奇妙,陸上的百獸,空中的飛鳥,海洋江河的水族等,這一切使他突然醒覺,用手摀口,再一次厭惡自己。但這時的厭惡,是厭惡自己的無知:「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他不再詢問生命為何有痛苦?痛苦有何價值?因為他明白生命的神既大有能力創造了天地,舖排了穹蒼,精心製作不同的活物,我又何需置疑他在我生命中的旨意?


我能否信靠神的安排來渡盡我一生的年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