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2019


經文

羅一26-32

26因此,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27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28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神,神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29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或譯:陰毒);滿心是嫉妒、凶殺、爭競、詭詐、毒恨;30又是讒毀的、背後說人的、怨恨神的(或譯:被神所憎惡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揑造惡事的、違背父母的、31無知的、背約的、無親情的、不憐憫人的。32他們雖知道神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


背景

保羅詳盡地指出人在宗教和道德上的墮落,不論思想和行為,都不合乎神的心意。

經文淺釋

1.「因此,神任憑他們……」(26-27節) — 指同性戀,這是為神所不容的。
2.「任憑」(28節) — 不是說神容許人犯罪,而是說神不阻止人運用他的自由意志選擇不義,但神最終都會審判不義的人。


經文默想

1. 這段經文提到人有甚麼罪惡?人性可怖嗎?
2. 保羅說人「故意不認識神」,試想這類人會有甚麼思想言行?
3. 罪惡是怎樣在人當中擴散?


  「事實」,含有一種「既定」的意義,所以說得上是事實的,都有「本已如此」、「既已如此」、「不能隨意改變」的意思;而一個殘酷的事實,之所以為「殘酷」,就是因為這是不能不接受的。
  人有罪是一個殘酷的事實,是人接受不來但又不能不接受的,人是多麼渴望拒絕、否定、抗辯罪這個事實,當我們讀到保羅在羅馬書這裡的話時,我們會不期然加快閱讀的速度,我們是何等困難地對每一個指控仔細咀嚼;我們是何等容易地將這些惡事投射到別人身上,好像事不關己似的;我們又是何等駕輕就熟地將罪行理性化、客觀化、普及化,以舒緩罪的事實在心中所構成的壓力……。總之,我們是無所不用其極地運用潛意識一切的自衛機能,來減輕罪的控訴,然而,當我們不自覺地這樣做時,也正好說明罪的真實性。
  相信神拯救的人,有勇氣去面對這殘酷的事實,因為神拯救人的力量,比一切不義的力量都大。讓我們仔細默想保羅在羅馬書這裡的話,逐一反省。

從保羅所列出的罪惡,我究竟犯了甚麼毛病?我可怎樣求主拯救?